您现在的位置: 莱芜一中60年校庆专题网站 > 新闻中心 > 校友寄语 > 正文
  校庆公告
  贺信贺词
·山东省莱芜市第一中学
  校庆捐赠
·25级校友“回母校,谢师恩,看发
 
师恩难忘---莱芜一中高中学习断想
作者:李闻捷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153    更新时间:2012/10/24         ★★★

第二军医大学  李闻捷 

   2012年金秋十月,母校莱芜一中迎来建校60年大庆。60年一个甲子循环,这在历史的长河中不过是倏然一瞬间。但对母校而言,60年间却是桃李满天下、培养出数万名国家建设的栋梁之才。我们曾有幸作为莱芜一中的一员,倍感欣慰和自豪!我们曾在此播洒汗水、追求知识、磨练意志;我们也在此留下了对母校、对恩师的拳拳情意!离开莱芜一中近40年,我们与祖国共命运,与时代共发展,尤其与改革开放共前进、有幸成为改革开放30余年伟业的现实见证者、亲身实践者和直接受益者,在不同岗位为国家、为人民服务,我们无愧于莱芜一中曾经的一员。如今,欣逢母校甲子大庆,学子们回家来了!

本人原是莱芜一中高中十四级五班学生,于19732月从当时的矿山公社孟花园联中考入一中高中部,19757月毕业。在莱芜一中学习期间的诸多往事对本人影响深远,故仍历历在目;诸多恩师的教诲犹在耳畔、慈祥面容犹在眼前。撰此文回忆往事、感念恩师。

一、理解帮助、精神挽救

高一阶段对我影响最大的是班主任王曰静老师。这和我个人的成长历程有关。当初,本人进入莱芜一中读书时,虽年纪轻轻(15岁),但政治上却背负着沉重的家庭包袱。受家父所谓“历史问题”的拖累,本人虽从初中到高中期间一直担任班长,政治上也积极要求进步;但在每年吸纳共青团员时,本人只能是旁观者。每每满怀崇敬、羡慕抑或带有几分妒忌的心态,眼瞅着其他同学一拨一拨光荣地成为那神圣组织的一员,但却与我无缘!起初是条件不符无法入围;后被列为考察对象;再后来荣升为发展对象(团组织发展时让我跟着填表、最后不批准。名曰:要经得起组织考验!)。这在当时的政治背景下,此处境对一名积极要求进步,且上进心及虚荣心都很强的青少年而言,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最要命的是在那种情景下,偏有个别愣头青同学质问俺为啥不能入团?问苍茫大地,咱欲哭无泪、无言以对、无地自容!当时的真实想法是:只要能让咱入团,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正是在那极端无助、自卑的窘况下,我的恩师王曰静老师及她丈夫王绍鑫老师,深切体恤学生的苦痛与无奈,不时把我叫到他们家中,用他们自身的遭遇、现身说法,屡屡细心抚慰我受伤的心灵,激励我在坎坷中艰难地熬过了那段岁月。30多年后,2008年我女儿考上国外大学;出国前我们一家人从上海回到莱芜,并邀请两位老师从济南到莱芜做客。我女儿曾真诚地感谢我的两位恩师:“谢谢你们当年从精神上挽救了我爸爸的生命!”

二、往事如歌、恰同学少年

抛开政治上的不公遭遇,高一阶段的教育氛围确是令我难以忘怀的。高一时(1973)正逢邓公文革后第一次复出,全国整顿、抓教育。因此,我们的高一阶段完全是正规上课。路远的同学(包括我在内)住校,各班男生分别集中住在一间大平房内、睡大通铺。那时没有经常洗澡、每天洗脚的习惯及条件,20余人住在一起也不曾抱怨气味异常、嘈杂不适,睡觉也很香甜,同学和睦相处,结下深厚情谊。每天早上集体出操,每周三、六下午回家取食物。记得个别同学家境十分贫寒,带饭总是地瓜窝头或煎饼,就咸菜、喝开水;唯一支撑他们的精神动力或许也在于当时良好的学习氛围。学校时常组织班级学习竞赛;尤其难忘的还有春、秋季校运动会,本人曾几次打破手榴弹投掷纪录及勇夺标枪冠军;良好的学习氛围使同学们学习积极性高,对未来萌发几分懵懂的憧憬。母校的教育随全国教育界之变革,在文革末期出现了难得的昙花一现好局面。但遗憾的是,那段教育好景不长。19737月,在辽宁省的大学入学考试中出了个“白卷考生”张铁生,后被江青等人捧为反对资产阶级教育路线回潮的英雄,借以打压刚有起色的教育整顿,最终波及全国、使学校教育重回无序状态。随后,我们的高二课程变得有名无实、直至毕业。

三、学会自学、受益无穷

高中二年半的学习,给我留下了诸多难忘的记忆。除了高一时那段积极向上的美好回忆之外;更有在高二时,当学校教育重回无序、教学变得有名无实以后,自己所经历的特殊自学历程。  

我成长在一个特殊的年代:58年出生、64年起读小学。整个小学、中学时代是一个充满动荡、无序的年代。受家庭影响,本人从小喜好读书。尤其自初中起,求知欲增强,但课堂没多少正规内容可学,便逐步养成了偷偷阅读文革前、甚至解放前出版的文学作品的嗜好。好在即使文革期间,农村仍私藏着诸多此类平装及线装本的杂书;通过同学、伙伴帮忙,时常从其家中“偷出”以阅,不亦乐乎!并由此慢慢催生了我“自学”的萌芽;此种自学在高中阶段趋于成熟、并将持续于我的一生,极大地影响、决定了我的人生道路。

高二(1974)时,教育界再受文革后遗症及“白卷英雄”张铁生事件等影响,学校停止了传统文化课的学习,转而对学生实施所谓“上山下乡”专用的学工、学农。正规学习被废弃,学习变得苍白、无用。同学们陷入深深的迷茫、彷徨之中,多少人私下担忧:敢问路在何方?随之而来的是:有门路的另寻出路、尽早当兵或工作;要么无奈听凭命运捉弄、荒废学业、百无聊赖。然而,我在遭此痛苦经历时,不经意间选择了另外一条人生路:坚持自学!利用闲暇时间,坚持自学完高二阶段那些不再讲授的数理化课程;广泛阅读历史、人物传记;坚持每周自命题写作文、记日记。当时,之所以作如此选择,并非胸怀大志,只不过基于两点:一是觉得读书学习将来总会有点用处;二是主要想借此弥补空虚、排遣郁闷、打发时间。

回顾高二阶段的自学,对我帮助最大的是党照富老师。老师在我高一时教数学;高二时,他虽不再继续担任高中部的教学,但已提前将高二数学课备课完毕,整理出一本书写极为工整、授课重点突出、习题演示到位的完美讲稿。他了解我平时热衷于自学、基础也较好,主动将他的讲稿借给我用、长达数月,直至我顺利完成该课程的自学。恩师之无私、慷慨胸怀让学生感念不已!

四、高人指点、托起高考

孰料上述自学经历在日后高考恢复后,为我顺利参加高考作了坚实的铺垫。待到1978年高考,我以莱芜发电厂3年工龄的青工身份考出了较大优势、脱颖而出跨进了北京大学校门。由此开启了我人生旅途中一扇至关重要的大门、得以重塑信心、实现人生重大转折!这也再次验证了一句俗话: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之人。

1978年备考大学前夕,当许多同学忙于临时抱佛脚、恶补过去落下的文化课之时,我则是回母校重点请教一些文革期间课本中缺少的内容。学习起点相对较高,心情从容、淡定。期间承蒙物理老师王震义、孙思科,化学老师李卫星等恩师无私指教,使我受益匪浅;党照富老师更是多次热心安排我参加莱芜一中当年应届毕业生的高考数学模拟考试。有趣的是,当年曾有莱芜电厂的老师得知我愿学物理,推荐山东大学物理系激光专业不错,鼓励报考。一次回母校求教物理难题时,顺便提及上述建议。孙思科老师大不以为然,讲:山大物理系再好,能有我们清华的好吗?最后填写高考志愿时,还是王震义老师建议:你的高考成绩这么高,尤其化学成绩更突出,还是报考北京大学化学系吧。最终,借助于母校多位恩师的鼎力提携、指点、鼓励,硬是把我推进了自己过去想也不敢想的北京大学(技术物理系核化学专业),助我燃起蓬勃向上的青春豪情。

1982年大学毕业后,我参军进入第二军医大学,从事临床生物化学常规检验及研究工作。面对全新的任务及专业要求,我无怨无悔、服从组织安排,依然借助当初在莱芜一中时训练养成的良好自学能力、积极应变、充实更新;经过数年拼搏、自学完成了大量基础医学课程,并先后获得了医学硕士、理学博士学位及赴美国新泽西医科大学进修学习3年之经历;最终较顺利地完成了跨学科的学术转型。适时、但也是无奈地将大学所学之核化学逐步过渡为现在的医学专题研究:老年性白内障发病机理及其预防。如今,学业小有成就;幸运地走上了献身国防、报效祖国、教书育人的大学教师之路。

抚今追昔,师恩难忘!

 

 

 

文章录入:莱芜一中    责任编辑:莱芜一中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网友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数据载入中,请稍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网站公告 | 管理登录 | 

    Copyright © 2009- 2010 山东省莱芜第一中学.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莱芜市高新区 邮编:271100 鲁ICP备06038685号